|数字货币炒币方法|数字货币观察 | 稳定币争夺战:USDT、USDC和BUSD的监管和未来

简介: 文/Chris Powers,Dose of DeFi;|setlcoin|译/数字货币xiaozou稳定币市场在经历|算力吧|了飘摇动荡的一年后正在慢慢降温。稳定币可以说是加密世界里最成功的产品,或

文/Chris Powers,Dose of DeFi;译/数字货币xiaozou

稳定币市场在经历了飘摇动荡的一年后正在慢慢降温。稳定币可以说是加密世界里最成功的产品,或者最起码,是最易被大众市场采用的产品。随着更多实验性算法稳定币的出现,2020年底我们看到了一场巨大的繁荣,这些算法稳定币有望成为永续的稳定机器。它们通过代币分发吸引高收益存款,并通过Curve池轻松地将流动性导向其他稳定币。但自那以后,很多算法稳定币都失败了,其中最引人注目的要属高达400亿美元的Terra崩盘。

虽然这引起了世界各地决策者的注意,但对我们来说,还有两件事更为重要。首先是,三大巨头(USDT、USDC和BUSD)的崛起及其相互之间的争夺战。其次是,出现了一些链上竞争对手,规模要小很多,但它们在产品设计创新上从未止步。

除了这些竞争和监管动态之外,稳定币市场也发生了巨大变化。最近的高利率环境为集中发行的稳定币提供了巨大的收益机会,但同时也降低了链上稳定币的吸引力,因为TradFi的收益率更加吸引人。

总之,在渗透至传统金融和全球支付网络方面,稳定币很可能将继续维持其在加密世界的先锋力量。监管压力将会收紧,但短期内很难形成一个有凝聚力的监管结构(至少华盛顿不会)。最有趣的一个方面——至少对我们来说——仍然是稳定币在信贷市场上有能力释放链上创新,以及在编程和代币化方面的新机会。

监管部门的反应和共和党人的介入

去年对加密货币投资者来说是极为艰难的一年。与那些在Terra、3AC、Celsius或FTX上损失了全部(或几乎全部)家当的投资者相比,受资产价格大幅下跌影响的普通投资者的损失则相形见绌。如今,在加密领域发生的事情,其影响不再局限于加密领域;监管机构和政界人士迅速抓住这些失败带来的机会,推出更加严格的监管措施。

华盛顿也经历了巨大变化。在经历了自内战以来最具争议的众议院议长选举后,共和党人在中期选举中获胜,最终获得了对众议院的控制权。共和党通常被视为更亲商的政党,他们很可能会抵制加强监管的呼吁——尽管现在还很难理解他们支持什么。

对于稳定币来说,这意味着全面监管不太可能在本届国会任期内实现。此外,由于控制了众议院,共和党人现在监督着拥有传讯权的委员会。以下是详细的关系梳理:众议院金融服务委员会前任主席Maxine Waters(民主党人)——顺便说一句,她与SBF有着异乎寻常的密切关系——在2021年提出了一项限制性稳定币法案。新任主席Patrick McHenry (共和党人)批评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主席Gary Gensler的强制监管方式“扼杀了美国的创新”。McHenry还成立了一个新的数字资产小组委员会,由French Hill(共和党人)担任主席。华盛顿最大的加密货币支持者是Tom Emmer(共和党人),他现已成为众议院党鞭(众议院第三大最有权势的成员)。他最近在推特上发表了“gm”一词,并公开赞扬去中心化的价值和所有权经济。

三大巨头争夺战

没有人像三大稳定币(USDT、USDC、BUSD)如此这般密切地关注这一政治剧情,它们已经受到了轻度监管。在美国政府的要求下,三大稳定币巨头都已封禁了某些地址的交易。USDC和BUSD(或Paxos)一直在呼吁加强稳定币监管,将之视为缓解机构投资者担忧的一种方式,并与Terra这样的“稳定币”保持距离。本届华盛顿政府会出台什么样的法案,我们唯一能想象到的,就是一个普通的监管大型稳定币发行方可持资产的稳定币法案。不过,无论结果如何,USDT、USDC和BUSD之间的争斗正在演变成一场范围更广的帝国冲突。

eVHBMw7gGIJdtYyfiH9QL5pgjF6GZw52JT8jSYBn.png

Tether(USDT)是稳定币OG,可以追本溯源至2015年的比特币侧链Omnichain。它仍然是市场领军者,但领先优势已经减弱,从75%的市场份额降至50%多一点。与USDC和BUSD不同,它并没有不遗余力地取悦美国监管机构。然而,鉴于其对美元银行体系的核心依赖,它别无选择,只能遵守这些规则。Tether的赎回用户基础也比较受限。BUSD和USDC均支持几乎所有KYC用户在其银行账户中以稳定币赎回美元。与此同时,Tether还不包括美国散户投资者,对赎回收取0.1%的手续费(最高1000美元),并要求赎回金额大于10万美元。这意味着,其与美元的挂钩是由大型做市商和交易所执行的。

USDC的目标是将自己尽可能地包裹在美国国旗中。一些人认为,其最好的前景就是成为美国官方数字货币。目前还没有消息表明美国政府是否会进行相关收购。自2021年初,USDC就一直在蚕食Tether的领先地位,在上六个月里占据了30%左右的市场份额。USDC希望随着加密货币的专业化,机构投资者会更加青睐它,而非其国外竞争对手。这是个不错的赌注。USDC也不像USDT或BUSD那样关注中心化交易所的交易。相反,它更专注于支付,以及跨链转账协议计划,即USDC发布的跨九个区块链的中心化桥。

BUSD从技术角度来看是一种美国稳定币。它隶属于美国币安,受Paxos管理,但它们都效忠于币安这个庞大机构,没有人知道它受何方管辖。

币安显然将稳定币视为其整体业务的基本元素,正如其在秋季宣布将在币安上“自动兑换”USDC为BUSD所示。币安并没有对USDT如此,USDT在币安日交易量前十的交易对中占据了七席。

稳定币只是货币市场资金吗?

当利率接近0时,稳定币业务非常简单。有些稳定币可能已经获取了收益(最显著的是Tether),但无人期望收益应传递给稳定币持有者。美联储和其他央行在2022年的大规模加息逆转了稳定币的收益机会。以前,投资者愿意持有稳定币而不愿在银行储存美元,因为稳定币可以在链上提取更多收益。但现在,Compound和Aave的存款利息在2%左右,而即使是一个美国散户投资者,也能从银行储蓄账户中获得近4%的利息收入。

USDT、USDC和BUSD等集中发行的稳定币需要弄清楚如何将部分收益传递给其用户,无论是最大的用户,还是像Ondo Finance这样的小玩家,后者提供受监管的传统证券代币化版本。这些产品仅面向合格投资者,虽然它们的最低购买价格为10万美元,但由短期美国政府债券所支持的4.7%的链上收益率还是非常有吸引力的。

我们不难设想USDT和BUSD会追随USDC及其母公司Coinbase的脚步,Coinbase现在为MakerDAO在Dai锚定稳定模块(PSM)中使用的全部USDC提供1.5%的利息。其他链上项目需要法定稳定币作为支持,因此不难想象集中发行的稳定币和链上DAO之间会协商达成更多的利益共享协议。

未来前景

稳定币的市场发展似乎是关于收购或整合的自然时机。股东们可能会认为花钱削弱竞争对手是不值得的,于是宣布休战(就像优步在中国与滴滴休战一样)。

然而,很难想象这样的市场发展规律会在三大稳定币中行得通,因为每个稳定币都是一个更广泛的加密帝国的货币。BUSD的资助者币安是世界上最大的私营公司之一,多年来在现货交易中保持着70%以上市场份额的领先地位。在短时间内,它是不会挥舞白旗败下阵来的。Tether由一家控股公司所有,该公司还拥有Bitfinex,Bitfinex曾是顶级加密交易所,但现在却大走下坡路。币安有可能收购Tether和Bitfinex,然后向美国投资者提供BUSD,向其他所有人提供Tether。这是有可能的。

在我们看来,USDC在这场竞赛中被低估了,并不是因为它的美国队长把戏,而是因为USDC是DeFi中使用最广泛的稳定币。它是Uni v3上所有稳定币中交易量最大的(是USDT的三倍)。Compound和Aave上的USDC稳定币存款比BUSD和Tether的总和还要多。币安在BSC上的DeFi取得了成功,但若在中心化交易所币安上进行BUSD交易对排名,原本排名最高的BUSD交易对(WBNB/BUSD)将排在第39位。与此同时,USDC在Uni v3 WETH/USDC池中的24小时交易量要高于Coinbase上的ETH/USD交易对,Coinbase拥有一半的USDC。

如果未来在链上,那么Tether和BUSD总有一天会追上USDC。这就引出了一个问题,即链上稳定币(Dai、Frax、LUSD等)是否会比USDC和其他法币所支持的稳定币更具优势。我们将在以后的文章中探讨这个问题以及其他更多内容。

评论列表

发表评论